何谓真正的阅读能力?学校教育不会传授的「β阅读」,你会了吗?

2020-06-17 作者: 围观:171 13 评论

大多数的成年人从小就接受阅读教育,他们认为:不会阅读还能做什幺?其实真正会阅读的,少之又少。即使喜好阅读的人,也未必能够真正的阅读。

阅读文章有两种方式。其一为阅读已知之事物。诸如阅读前晚电视转播的棒球比赛内容。阅读已知的事情,可以不加思索,单纯过目。此种阅读方式,姑且称为α阅读,几乎人人都会。

其二为阅读全新未知的文章内容。譬如:「语言与其表达的事物,没有必然的关係。」此文对中学生而言,似懂非懂。虽然每个生字都懂,但整体意思却无法理解,必须进一步去思索才能体会。前文是指语言就是语言,与事物并无剪不断的绝对关係。换言之,譬如日语的「家」等于英语的「house」,语言若和事物可以完全划上等号,就不会有前文这种说词。与α阅读相对的,笔者将这种阅读未知事物称为β阅读。

现在的学校教育,不论在世界各处,都是教导α阅读的方法,即「识能(literacy)」教育。相当于日文「读写」一词的「读」字。在日本,几乎没有人不会α阅读;纵观全世界,亦是如此。因此人们将α阅读视为「阅读能力」,认为所有人理应学会阅读。即便是大学毕业者,人们几乎也只会α阅读,对β阅读则是一知半解。

坦白地说,若仅以α阅读的方式,可能连报纸都会看不懂。因为报纸隐藏着很多读者未知的讯息。然而大多数人都是视而不见,只阅读既知的部分,却认为自己已经全懂。

α阅读与β阅读是完全不同的阅读方式,即便对α阅读极为熟练,都无法自然学会β阅读。学校的国语教育都从学习α阅读开始,不仅是日本,实行识能教育的国家,都是如此。都会让孩童从已知的领域开始阅读。

真正的阅读教育,光靠α阅读是明显不足的,还需再推广β阅读。但该如何推广,却无明确之道。阅读教育不仅日本迫在眉梢,其他国家亦是如此。

经过各种考量之后,笔者认为阅读文学作品是进入β阅读的敲门砖。小说和故事乍看之下,并不陌生,其实却隐藏着很多鲜为人知的事物。正好是从α阅读转移至β阅读的一种恰当的学习。

然而学校一向将文学作品视为α阅读範畴,而不是进入β阅读的入门。因此,学校教育不会传授β阅读。总之,日本从明治时期开始的一百数十余年之基础教育,一直没有教导所谓真正的阅读能力——β阅读。

或许明治以前的人较为聪明,他们深知α阅读之后才教导β阅读是无济于事的,因此乾脆从β阅读开始教起。汉文的背诵,就是一个例子。

子曰:「巧言令色,鲜矣仁。」(出自《论语》)。将这段文章传授给五、六岁的孩童,当今的人一定认为,孩童不可能理解其意,此种教授法简直不可思议。孩子们的确不可能明白其意,古人也在明知孩童不懂的原则之下,才更要让儿童阅读《论语》等古典书藉。如此一来,他们不得不以β阅读的方式去理解古典书籍。事实上阅读汉文,亦可从中获得宝贵的知识。所以汉文的背诵,对训练β阅读是很有助益的。

年届中年的人,往往自以为有相当的阅读能力,在工作上也不曾因阅读能力不足而烦恼。总是认为一般的口语词彙就够用了;文书处理上则是用α阅读就能解决。

特别是阅读风气不盛的现在,爱看书的人反倒被视为异类。即便阅读,大多也是以散文、写实小说等能以α阅读进行的内容为主,并称之为「有趣的阅读」。

让我们到图书馆读一些陌生领域的书吧。然而会想要这样做的人并不太多。有些人觉得人生旅途中的困顿、挫折,便是一本人生之书,并时常藉口自己太忙碌了,根本无法拨出时间读书。而能够独立思考的上班族,也常常都是靠着实际的工作来磨练提升自己的。

但是,退休对上班族来说,是个相当大的危机。如果没有突破此难关,下场将相当悽惨呀。

该如何面对未知的将来,必须好好思考。面对这个问题,阅读就变得很重要。然而,应该阅读何种书籍?聪明人早已看出——「光是有趣、浅显是不够的。」重读年轻时代不甚理解的书籍,尝试β阅读,才是个好主意。

依笔者的经验,年轻时读蒙田(Michel de Montaigne)的《随笔集》(译按:法国哲学家蒙田的一〇七篇随笔的文集,一五八〇年出版),觉得索然无味,因而半途而废。五十岁以后,周遭遇到接二连三的不如意,深感世间无常,再次打开蒙田的书籍,用心阅读,却有了前所未有的感动。不懂的地方,凭自己的脑袋瓜思考,也能得到满意的答案。就此发现自己还能够应用β阅读,因而感到精力充沛。

老年的阅读应採用β阅读,因为α阅读仅是打发时间。倘若大家都能确立独一无二的β阅读,那幺人生的第二春,想必会更加精彩。

相关书摘 ►退休后还有三十年要活!企业界更应着力于员工的「人生第二春教育」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五十岁豁然开朗:开启人生下半场必备的知性生活术》,蔚蓝文化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外山滋比古
译者:邱慎

日本百万畅销书《这样思考,人生就不一样》作者
敬!整装再出发的第二人生。
三十岁开始看见未来,踏出「筹备资金」的第一歩;
四十岁寻找发挥才能的「另一个舞台」;
五十岁才是人生「最后冲刺」的黄金时期。

人生的第二春不是躱在幕后的「影武者」,更绝对不会是消极的「余生」。
要与第一幕的人生迥异,甚至还要超越它,迎接更充实更欢乐的生活。
这才是我所强调的第二春的人生。

何谓真正的阅读能力?学校教育不会传授的「β阅读」,你会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