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cukinumab阻断IL

2020-06-08 作者: 围观:926 19 评论
secukinumab阻断ILsecukinumab阻断ILsecukinumab阻断ILsecukinumab阻断ILsecukinumab阻断ILsecukinumab阻断IL

(吉隆坡讯)强直性脊柱炎(ankylosing spondylitis,AS)是一种主要影响脊柱的关节炎,长期累积的炎症可以导致患者面对不可逆转的结构性损伤,而抗肿瘤坏死因子(anti TNF)的标準治疗延用至今已经18年,仍有40% AS患者对治疗没有反应。如今,我国已批准选择性白介素-17A(IL-17A)人类单克隆抗体(mAb)注射剂Cosentyx(secukinumab)用于治疗AS,此药可通过选择性靶向阻断循环性IL-17细胞因子的活性,达到降低免疫系统反应并减缓AS症状,更重要的是,这项治疗的费用是抗TNF治疗的一半,提供AS患者,特别是标准治疗无反应者另一项选择。

AS可以引起脊柱和身体其他部位发炎,导致患者面对疼痛和不适,如果没有得到有效治疗,长期累积的炎症可以引起不可逆转的脊柱损伤,使患者面对终身疼痛,甚至残障的风险。

风湿内科顾问阿米尔(Amir Azlan Zain)医生指出,八九十年代,AS患者可以使用的药物非常有限,大多数只能通过抗炎药和物理治疗来减缓炎症的痛苦。

他声称,80年代杪出现抗肿瘤坏死因子抑制剂(TNF inhibitors),这是一种生物制剂,抗TNF治疗的出现从此改变了AS的治疗方式,可惜,仍有许多患者对治疗没有反应,即使提高剂量也没有用。

TNF在人体内可以引起关节发炎等反应,而TNF抑制剂能够中和抗肿瘤坏死因子之作用,迅速抑制发炎过程的启动,达到改善症状的疗效。

治疗费便宜一半

“目前有5种TNF抑制剂获准在大马使用,这些药物都是通过相同的途径来治疗AS患者,事隔16年后的今天,终于出现与TNF抑制剂治疗途径完全不同的药物──secukinumab。”

他说,TNF抑制剂是抑制肿瘤坏死因子,而secukinumab则是抑制IL-17细胞因子,后者应用于控制AS患者的炎症相当有效。

他声称,在secukinumab对比安慰剂的ASAS20研究显示,分别有68.2%接受secukinumab 150毫克和31.1%接受安慰剂治疗的难治型AS患者在第16周时达到ASAS20的终极目标,显示前者比后者有更好改善症状的疗效。另有80%接受secukinumab治疗者未出现脊柱受损的进展。

他提到,很多时候,病人因无法承担昂贵的抗TNF治疗而面对疾病折磨,如今有了secukinumab,治疗费甚至比抗TNF治疗的一半更低,相信有更多病患可从中受惠。

关节炎基金会助200患者

马大医药中心风湿内科顾问兼马来西亚关节炎基金会主席沙古南(Sargunan Sockalingam)医生指出,关节炎基金会是在1994年成立,以凝聚医患的力量向社会大众寻求支援,特别是失去经济的患者及家属,更需要基金会的支援。

他提到,基金会从1995年开始提供膝和髋关节置换假体治疗者部分和全额医药费,截止目前有超过200名患者受惠。

“我们定时举办活动为风湿疾病患者筹募基金,我希望民众能够积极参与基金会的慈善活动,关心社会风湿性疾病患者和他们的家人。

疾病影响生产力 医疗援助要重视

他说,风湿性疾病影响患者的生活品质,使患者失去活动自如、工作、社交等的能力,而生产能力与国家经济有密切的关联。

“试想像如果人民每天都生病、请病假、失去工作能力,那幺,国家未来难有更好的发展,这反映了提高人民生产力的医疗不能被忽略。”

35年天天痛 AS战士勇于抗病

从事艺术摄影的“AS战士”福尔森纳夫(Nawfal Johnson)指出,他承受AS带来痛苦的同时,也学会教育和“武装”自己,包括勤做运动及调整饮食,以增加自身能力迎战疾病。

他声称,1982年的美国,当时17岁的他因无法忍受身体的剧痛前往挂诊,经检查后,医生指他的疼痛是因为运动损伤的肌肉疼痛所致,而且没有一名医生可以告诉他疾病的严重程度。

“AS是一种很恐怖的疾病,患者经常要承受疼痛的折磨,无时无刻活在压力和负情绪中,我患上AS至少35年,几乎每一天都感到身体的疼痛。”

脊柱疼痛 无法走睡 

他形容,AS是个“隐形疾病”,AS病患外表可以看来与普通人一样健康,但是,无有人能够想像得到AS病患体内所承受的疼痛。

他说,他升上大学时,病情越来越严重,脊柱疼痛至无法行走和入睡,当时,一名医生替他进行各种测试后,终于诊断他是AS患者。

患病三标准:基因标誌 

家族史肠胃感染

福尔森纳夫指出,AS病患有三大主要的“标準”,即HLA-B27基因标誌呈阳性反应、有家族病历及频密的肠胃感染,他的确符合以上所指的“标準”。

1994年,他移居马来西亚不久后,AS的情况再加剧,以致他出现虹膜炎的症状。2016年,他又被确诊患上梅尼尔氏症,俗称“耳水不平衡”。

他坦承,虽然他受到许多疾病的纠缠,但是,他没有因此感到气馁,除了继续寻求适治疗,也努力去做想要做的事。

/良医:包素菡.2017.07.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