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世8个月动5次手术‧6岁童聋哑无法吞嚥

2020-06-19 作者: 围观:695 64 评论
出世8个月动5次手术‧6岁童聋哑无法吞嚥(吉隆坡22日讯)6岁男童生天生发育不良,出世短短8个月内动了5次手术,花去超过4万多令吉医药费,依旧聋哑且无法吞嚥,只能靠着胃部插管仪器灌入流质食物维生,每月开销逾千令吉。这名小男生陈来兴,因耳喉没神经线,所以耳朵听不到,也无法说话,亦无法自行吞嚥。再加上天生发育不良,双脚无力,无法长坐及长时间站立,多数得躺在床上或地板,饮食和行动都得依赖父母和外公外婆照顾。耳喉没神经线陈来兴的母亲廖美莲(38岁)说,来兴天生发育不良,医生也说不上他倒底患了甚幺病,他是在鹰阁医院出世,一出世就与一般的婴孩不同,头特大,两耳紧贴着耳背,此外他也没发出哭声,整个身体呈暗蓝色。她提及,来兴在留医期间,用去4万令吉医药费,可是情况却没任何进展,依旧不会哭也无法进食。她声称,由于私人医院的医疗费实在太惊人,来兴住院一个月就花去他们毕生的储蓄。因此一个月后,他们便把儿子转往吉隆坡中央医院。“来兴在中央医院住了8个月。在这8个月内,医生断定来兴是天生发育不良,无法根治。”天生发育不良她说,留医8个月,医生替来兴进行了5次手术。第一项手术是绑胃手术,这是因为来兴有胃倒流情况,喝了奶会倒流,以致阻塞呼吸;第二项手术是在胃部开洞,置入插管仪器,以便可从这儿灌入牛奶。”在未动胃部插管手术前,来兴是靠喉部插管喝奶。“第三项手术是喉部手术,那是因为儿子喉部有阻塞,造成呼吸不顺;第四项手术则是耳部手术,医生从其耳部抽水;第五项手术则是把来兴的睪丸移到下体。来兴的睪丸出世时是粘附在肾脏附近。”完成所有手术后,来兴获准出院,可是仍得不时返回医院複诊,几乎每月都得进出医院。“我们在过去5年,曾试过去其他私人医院求医,也让孩子接受中医针灸、推拿及按摩等。”这些治疗的费用都不便宜,可是为了孩子的将来,我们勒紧裤带也不放过任何机会。”月入1千生活拮据陈来兴的医药费和每月开销都靠父亲陈亚兴(42岁)的微簿薪水负担,因此常出现捉襟见肘的窘境。廖美莲披露,丈夫是厨师,平日主要是接一些聚餐订单。“好景时,每月还会有800至1000令吉收入,最近数月来,经济不好,收入大减,生活就显得拮据。”她说,丈夫的收入大部份用在儿子身上。“我们生活很简单,现在住的是每月90令吉租金的政府组屋。”廖美莲补充,她原本是餐馆待应。在怀来兴时,她就停职养胎,原定生育后要重回工作岗位。“可是,因为儿子的情况,我根本没办法外出工作。”外婆不懂抽痰没能照顾外孙外婆林秀英(64岁)原打算协助照顾来兴,以便女儿可外出工作,可是她不懂得替外孙抽痰等,以致只能充当“副手”,从旁协助。“外孙的鼻喉不时会有痰,尤其是小时候更甚,可是我不太敢替他抽,所以女儿无法外出工作,必须留在家里照顾。”林秀英指出,外孙小时状况特多。“他的咽喉常被痰阻塞,须用抽痰机抽出。可是要把管子插入其鼻子须有技巧,我每次都手发抖。”插太深喉部流血“插不深,抽不到痰,插到太深,又会插到喉部流血。”她说,来与小时也常会突然抽筋,整个脸转为暗蓝色,令她惊吓不已。因此,她不敢单独照顾外孙。“外孙容易感染和发烧。他曾经多次肺感染,必须紧急送院。”她说,来兴现在可能比较长大了一些,抵抗力比较强,才比较少患病。”奶粉混燕麦穀粮月耗800元出世迄今,陈来兴只能喝奶,为确保他汲取足够营养,他的奶粉须混入燕麦穀粮等,费用不菲。廖美莲说,由于儿子只依靠流质食物维生,完全不可能进食固体食物,所以所喝的奶粉须更有营养。“来兴每两天就要喝一罐奶粉、燕麦和谷粮。这些食品现在的价格都不便宜,一个月下来,单是他的奶粉等都要800令吉,这对我们而言是最大负担。”她提及,儿子来兴并不懂得饱肚这一回事,因此,他们是根据医生指示,每隔一小时就灌食100毫升水,另一个小时再灌食150毫升奶水。“每次的灌食都不能过量,不然他会呕吐,所以我们每天都要灌食多次。”其他的固定开销包括每月70令吉更换一次的食物喉管、一年一次,800令吉更换胃置插管罩。“另外,还有纸尿片等开销。来兴虽可排便及排尿,但他不会用语言表达,所以只能长期包裹纸尿布。”让孩子学画画手语虽然儿子不能如正常人般健全的长大成人,可是廖美莲还是希望在她能力範围下,儘量让孩子学习更多,让他可“自力更生”,不用事事靠人。廖美莲从去年开始,就把孩子送往YMCA青年会学习手语。“我现在也带他去学画画,我想让他学习多一点事务,这对他将来也会有帮助。”陈来兴已懂得一些手语,他与母亲现在就以简单手语和母子之间不言而喻的感情沟通。陈来兴在媒体前往採访时,曾因摄记挡住电视,一度滚落地上挥手抗议,但一会儿,他就因人多而兴奋得手舞足蹈。他在摄记举起相机拍照时,还会作出V手势。马华拨1万援助金国阵武吉敏登区秘书颜骏任说,马华在去年7月,通过一个马华医药基金,拨出1万令吉协助陈来兴。“陈来兴需要的是长期扶助,单靠其父亲微簿收入和福利局每月300令吉福利金是不足够,因此,我希望社会热心人士或社团可以协助。”他说,阿罗街盂兰胜会主席马国强知导陈来兴的情况后,马上以该会名义捐出5000令吉。‧2012.05.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