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深度报导从懒人包──有关「新闻视觉图表」的十点备忘

2020-06-17 作者: 围观:925 22 评论

从深度报导从懒人包──有关「新闻视觉图表」的十点备忘

康文炳,曾任职于报纸、网路、杂誌等类型媒体,着有《编辑七力》。

1. 不是新鲜事。

资讯图表(infographic)不是新东西,它已存在两百年以上;视觉资讯图表广泛地运用在新闻报导,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。新鲜的是,一百五十年前的南丁格尔竟然也是图表报导高手。(对!就是那位护士小姐!)

2. 不是文青的功劳。

近年来,新闻视觉图表在欧美媒体再度火热,主要源于公共数据(资讯)的开放,以及电脑绘图工具的普及等结构性变化。不是个别人士,或设计、美术科系「文青」的功劳。

3. 是新闻不是艺术。

从数据(资讯)挖掘出来的新闻亮点,才是生产视觉图表的核心,电脑绘图的表现只能是重要的辅助,不要反客为主。我们从事的是新闻报导,不是表演艺术。

4. 主题才是核心。

「这些数据(资讯)是要表达什幺新闻主题?」永远是要一问再问的首要问题。在主题不清楚前,不要急于寻找视觉形式;新闻视觉图表的价值,在于能表现新鲜而有冲击力的主题,就像新闻报导的价值一样。

5. 简单明了是重点。

新闻视觉图表不是在比华丽、比炫技,易读、易懂才是王道。试着化繁为简,让图表资讯更少、更简单、更易明了。读者(不是伪文青)喜欢图表,是因为可以直截了当阅读有意义的资讯。

6. 下扎实的功夫。

原始、公开的数据(如台湾十大死因与每年死亡人数)不仅意义含量不高,甚至会让读者觉得是老梗。要从原始、公开的数据(资讯)中,挖掘出新闻亮点,需要下扎实的功夫,去蒐寻、去比较、去思考。

7. 不要把责任推给美编。

新闻视觉图表的製作是团队的工作,需要编辑部内部跨组别的密集讨论与合作。这其中,美术当然很重要,但这不是美术编辑可以主导的工作,不要呈现不尽人意,就怪罪美编。

8. 拨出人力。

《纽约时报》的图表部门编製有四十人,想提升视觉图表的台湾媒体,至少也要任务编制四个人吧(统筹製作人、报导记者、资料研究员、美术编辑)!一人多工,以及流水生产线的老方法,就只能产出填补版面、聊备一格的新闻视觉图表。

9. 时效决胜负。

新闻视觉图表讲究的是「与报导同步」的作战能力,而不是静态的展示性阅兵。关键数据的发现,可以引领新闻的生产;新闻的生产,也可以透过数据加以强化。但无论如何,新闻视觉图表就应该扣紧新闻;追不上时效的视觉图表,影响力也必然大打折扣。

10. 衡量意义含量。

总之,一个新闻视觉图表的成功,不会来自于美术手法的成功,而是来自于解读数据的意义含量,以及呈现这些意义的视觉叙事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