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诊爱滋获赔15万‧“医院害我妻离子散10年”

2020-08-06 作者: 围观:787 12 评论
误诊爱滋获赔15万‧“医院害我妻离子散10年”(槟城2日讯)10年前正值人生壮年,一名销售代理员被槟安医院诊断为艾滋病患者,让他的心情直跌谷底,人生也失去希望,更惨的是,就在此时,他的妻子及4名孩子决定离他而去。不过,在诊断报告出炉的7个月后,他先后到另外5间医院反覆的进行检验,才发现原来是槟安医院诊断错误,他根本没有感染艾滋病。经过一番深思熟虑,他最终于2005年决定入稟法庭讨回公道。乔治市高等法庭于週三裁决案中答辩人,即槟安医院(ADVENTIST HOSPITAL & CLINIC SERVICES(M)必须赔偿15万令吉给起诉人那基沙拉,作为误诊对方为艾滋病带原者的医疗失误及名誉损失赔偿金。起诉人是54岁的那基沙拉,案发时是2001年,他正值44岁,拥有妻子和4个儿女的美满家庭,也因为这个诊断错误结果导致他失去家庭和工作。鼓起勇气重检验起诉人那基沙拉在诉状中说,他是于2001年跌倒后感到不适,而到医院接受检测治疗,结果在槟安医院接受艾滋病检测,化验结果为阳性,该院的2名医生也宣告他感染了艾滋病毒。经过半年的挣扎后,他鼓起勇气重新接受检验,结果2次检验结果都呈阴性,显示他其实并没有感染病毒。当他发现自己是被误诊后,曾于将自己的最新检测结果写信通知院方,可是院方却在同年的4月8日的回函中,表示负责在后者住院期间为他进行检测的单位,其实是Grabbles Pathology(M)有限公司,所採用的是Western Blot Assay测试法。不过,院方却坚持自己的检验结果,即坚持认为起诉人是艾滋病带原者。此后,他又继续度过了好一段战战克克的日子,承受非常大的精神压力,除了感到痛苦和羞辱外,甚至还失去生存的意志力。他于2002年的7月28日及,分别再到双溪大年政府医院与BP Clinical化验室再抽血化验,结果都显示自己没有感染。检验6次证实没染爱滋为了证实自己的“清白”,他前后一共接受了至少6次检验,终于认定自己没有患上艾滋病。那基沙拉是在2005年入稟法庭,案件一直拖到本週三才得出结论,他终于索回自己的公道及赔偿。可是,他已经在自己的家庭中,缺席了长达10年。在诉状书中,他指责答辩人在为他进行了首次检验后,没有再进行另一次检验,或提供咨询跟进服务以协助他,后又向大东方保险公司透露他是艾滋病带原者,因此向法庭申请索取33万2385令吉赔偿。最心痛妻儿离去那基沙拉是于2001年被私人医院告之感染艾滋病,他说,他当时虽然感到很痛苦,很沮丧,但最叫他感到痛心的是妻儿在获知他被诊断患了艾滋病后,都选择离他而去。如今,当知道那基沙拉正在起诉医院时,他的妻儿又重新联络他。他週三在听闻法庭的裁判后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他过去10年来没有见到妻子和孩子,这些年来完全没有联络,一个月前,妻儿却突然重新联络他,询问他有关案件的进展。回想起10年前当医院告诉他患了艾滋病后的情景,他说,当时妻子和5个孩子都离他而去,他只好孤身跑到吉隆坡工作。“我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,便一个人跑到吉隆坡去,有工作就做,没工作就和朋友借钱过日子。”5次检查证实没爱滋病那基沙拉说,在私人医院误诊他感染艾滋病的7个月后,他曾打电话给他的哥哥,在哥哥的劝告下,决定回来双溪大年的住家,去其他医院重新检查,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患上艾滋病。经过一番考虑,他最终决定起诉误诊的医院。“我当时一共到5间医院和诊所检查,全部都证实我没有患艾滋病。”不满赔偿‧提出上诉那基沙拉不满法庭只判院方赔偿他15万令吉,认为这不足以弥补他过去10年来失去的工作和家庭上所承受的痛苦,因此,他将与律师商量后提出上诉。在没有被告知感染艾滋病之前,那基沙拉是在双溪大年当罗里司机,每月的收入约3500令吉至4000令吉。他共有5个孩子,最大的25岁,最小的17岁。当年的误诊事件发生后,他便与5个孩子和妻子有整10年没有见过面。谈到会否主动联络妻儿,他说:“我不用联络他们,他们知道我胜诉后都会主动找回我。”至于会否重新接受妻儿,他毫不犹豫就说“会”,他说,毕竟自己的年纪已大,而且他们仍然是他的家人。他透露,虽然目前仍然失业中,但他将会继续留在吉隆坡。问他为何不回到双溪大年的老家,他说不想回到这个伤心地,而且在当地也会见到一些他不想见到的人。离乡背井到吉隆坡工作那基沙拉在法庭作出判决后向记者说,在得知自己患上艾滋病后,他的妻子及4名孩子就离他而去,他只好离乡背井到吉隆坡工作。此后,他为了确定自己是否带原者,一直在不同的医院和化验室进出,一再重新检测。如今,他终于如愿取回清白,不过此事件已过10年,而他的官司也已经拖了5年。他说,他与妻子已分开9年,双方失去联繫很久,到了上个月才恢复联繫。他相信,随着法庭为他讨回公道及赔偿外,他很快就能回到家人身边,弥补自己这10年来到“家庭缺席”。答辩人须负1万堂费乔治市高等法庭于週三裁决本案答辩人必须赔偿15万令吉给那基沙拉,作为误诊对方为艾滋病带原者的医疗失误及名誉损失赔偿金。第9高庭司法专员瓦基尔裁决答辩人,即槟安医院必须为此检验疏忽赔偿10万令吉,另赔偿5万令吉作为起诉人名誉损失;此外,答辩人也必须负责1万令吉堂费。他在判词中指出,起诉人只是投诉胸口疼痛,根本没有必要接受艾滋病检测;由于答辩人将此误诊的结果以信函的方式通知起诉人的保险公司,构成毁谤起诉人是艾滋病带原者,因此必须为此付出5万令吉名誉损失。‧2011.03.02